关键字

河南栾川县:“20年后当街掌掴老师案”开庭 上百位村民按手印求情 十多名同学愿出庭作证老师是“暴君”

  来源:华西都市报  发布时间:2019-06-13 12:10:00

     河南“掌掴老师案”开庭,打人者妻子——

  他经常被噩梦惊醒抱头大喊“别打我”

  A

  家人讲述

  为什么打老师?称自己曾遭张老师踹头

  6月11日,在“20年后扇老师耳光案”开庭前一天,被告常仁尧的父亲常何(化名),又一次来到看守所外,随便找个地方,蹲了下来,双眼无神,望着前方,偶尔点上一支烟。当他离开时,地上已是一地烟头。

  常何知道,他进不去看守所,但他仍旧忍不住会来这里。自从儿子被羁押看守所后,来看守所外面等待,已成为习惯。

  常何的妹妹、常仁尧的姑姑说,可能哥哥觉得,常仁尧能够感受到爸爸在陪他。

  儿子常仁尧打老师,常何其实在视频传播出来以前,就已经知道。当时,常仁尧主动告诉常何,自己“出气了”。

  听到儿子的话,常何有些搞不明白,随后他出了门,后来从村里一个年轻人那里,他才了解到,常仁尧把张清林老师给打了。

  回家后,常何质问常仁尧,为什么打老师?

  常仁尧才第一次向常何诉说,当年自己遭老师张清林踹头、插板子侮辱。

  常何说,自己是军人出身,对待孩子的管理很严格。以前,儿子从没跟他说起过自己被体罚的事,只是听儿子说过其他学生被体罚。他没有想到,常仁尧也是这些孩子当中之一。

  常何上一次与常仁尧说话,是2018年12月20日,常仁尧被捕当天上午。当时常仁尧正赶往杭州东站,急于赶路,两人匆匆挂断了电话。

  打人者妻子:他晚上经常被噩梦惊醒

  开庭前,常仁尧的妻子小琳(化名)从杭州赶回了栾川,参加6月12日的庭审。

  对于丈夫的往事,小琳很清楚。

  小琳说,常仁尧晚上经常被噩梦惊醒,偶尔会抱着头大喊“别打我,别打我”。她曾劝过常仁尧去看心理医生,丈夫却觉得她“多事”。

  2018年12月20日,常仁尧被警方拘留,至今已过去174天。小琳一直算着天数在过日子。

  期间,她曾与家里亲戚一起,带着礼物去张清林老师家中道歉,但却被对方拒之门外,甚至报警驱赶他们。

[1] [2] [3] [4]  下一页

北京pk10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