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云南、黑龙江两省具有合法种植工业大麻资格

  来源:棱镜 /李伟 编辑/杨颢  发布时间:2019-06-09 17:25:00

2019年以来,工业大麻获得资本持续热捧,目前已有数十家A股上市公司宣布涉足工业大麻领域。不过,目前国内只有云南、黑龙江两省具有合法种植工业大麻资格。

工业大麻甚至成为了云南省重点招商项目。近日,云南省科技厅、云南省财政厅联合发布《关于2020年重点领域科技计划项目申报指南的通知》,其中工业大麻被列入云南省重点招商项目。

云南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倘甸,在昆明正北100公里,这里是离昆明最近的工业大麻产区。

2019年4月初,大片的土地空荡荡,这里的播种季还没开始。在资本市场,这些未播种的种子已经被描绘得神秘并无所不能,但外界对工业大麻的狂热在这里几乎没有激起任何波澜,对当地农户来说,这就是一种比杂草还好伺候的作物,阳光好意味着收成好。

大麻从用途上可被分为工业大麻、医用大麻和休闲型大麻,它们都含有THC(四氢大麻酚)和CBD(大麻二酚)等大麻素成分。THC能与大脑中的CB1受体结合,具有使人兴奋的作用;而CBD不具有精神活性作用,医疗价值很高,具有抗痉挛、抗焦虑、抗炎、镇痛等药理作用,欧美国家已经有相当多数量的CBD药品、保健品、化妆品在市场销售。外观上看,工业大麻植株高大, THC值均低于0.3%;毒品大麻植株相对矮小,THC含量可从5%到30%。

2018年秋季,云南工业大麻收割现场

1979年,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后,军需所开展了新型纺织纤维研究,当地种植的汉麻(工业大麻)因吸湿透气、抑菌防霉等特点脱颖而出,自此成为军用产品。中国至今都是全球最大的工业大麻纤维和种子生产国。

2010年,云南省正式颁发文件明确工业大麻合法。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606项关于大麻的专利申请中,有309项来自中国。之后的2017年,黑龙江工业大麻合法化;2018年,吉林省公安厅也明确将有序放开这一行业。

工业大麻魔幻故事在这片土地上开始上演。

云南大麻,曾经的小圈子

李琳婧是2015年初从北京跑到云南种工业大麻的,在那之前,她在北京做投资,但投资的领域和工业大麻也不沾边,是做互联网投资。如今,她创办的翰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主要从事工业大麻种植、加工、医药研发等业务,启动资金来自于她投资手机游戏赚到的第一桶金。

“2014年年底的时候,我当时还在投资机构,了解了很多海外互联网投资的资讯。听说《从0到1》的作者彼得·蒂尔(Peter Thiel)给做大麻的投资,我就去查海外的大麻整个市场行情,包括投资的步调,那时候海外也是才开始。我们后来越来越发现CBD增长的速度超过THC,CBD它是没有成瘾性,没有致幻性的,可以做全球化市场布局。

李琳婧所说的大麻投资,指的是Privateer Holding,是一家专注于大麻投资的私募基金。在其早前完成的7500万美元的B轮融资中,就有硅谷创投明星彼得·蒂尔的基金Founders Fund参与。彼得·蒂尔是PayPal创始人,也曾为LinkedIn、SpaceX、Yelp等众多科技公司提供早期资金;他投资的Privateer Holding成为了Tilray的股东,这是一家在美上市的加拿大大麻生产及分销商。

李琳婧到云南加入这一行时,英国人Michael Stephenson已经在这里摸索了几年,他的搭档是潘宗兵。他们的汉康(云南)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经由峨山彝族自治县公安局批准,拥有工业大麻花叶加工许可,大麻花叶可以提取CBD。这张许可是云南仅有的六张中的第一张,汉康是最早加入中国这一行业的企业,主要做出口。

潘宗兵早年是做医疗、美容仪器研发的,2008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听英国客户聊起美容行业有新仪器的原材料是大麻中提取的CBD,但这种物质工业化生产和纯度的技术问题未解决,这恰好是潘的老本行可能解决的。

2010年,云南工业大麻种植被纳入合法范围,潘宗兵随即投入资金研究CBD的量化提取,2014年,技术问题解决,专利注册成功;2015年,工业化生产线建成,当年10月,第一批生产出的100公斤纯度95%的CBD出口国外。这也是国内工业化提取生产的第一批CBD。

工业大麻生育周期约110-130天左右,每公顷收益超一万元,比普通农作物收益高。云南是工业大麻最适宜的种植区域,在玉溪、红河、文山、楚雄、丽江、保山、曲靖、西双版纳等十多个地区都有规模种植。

像潘宗兵一样,医药、保健品相关行业人士最先察觉到投资机会,汉木森即是如此。汉木森2016年6月正式拿到云南昭通市的工业大麻花叶加工许可。

汉康、汉木森、汉素(汉麻),拥有加工许可的这几家公司构成的小圈子,几乎代表了整个云南工业大麻花叶加工产能。李琳婧的翰谷生物科技比他们稍晚半步,完成前置审批,进行了中试生产,去年种植2000亩工业大麻收获的花柱头原料正保存在仓库里。

一夜之间,圈地成风

不过,在2018年之前,这几家构成的生意圈子默默无闻。

李琳婧说:“2018年以前,这个行业以个人投资为主,2018年以后以上市公司为主,基本上跨越了风投的阶段。前期无人问津,机构感兴趣归感兴趣,但最终谨慎观望收场。我拜访过超过50家机构,大部分为专业医疗、医药基金。沟通成本过于高,我一家一家地讲,每次一讲要讲三个半小时以上,机构主要还是担心政策、市场天花板等问题。近期是资本热度火速发展,直接进入炒热点并购,只能说资本是最好的宣传。”

没有投资机构加入那几年,李琳婧和合伙人一点点增加投资,连续种植了四年工业大麻,每年2000亩。在云南,花叶市场价大概是每吨2万多元,含CBD 8-9公斤,萃取中会有损耗。2018年下半年,李琳婧把新工厂选址在云南曲靖师宗县。

然而,正要采购设备建设生产线投入最大笔资金之前,资本市场柳暗花明。于是,2019年,她不打算亲自种植了,签协议委托同行云南牧亚给种植5000亩工业大麻。但疯狂的是,她觉得利润有限的种植板块,一下子涌进了超级多的同行。

整个云南工业大麻产业从乏人问津到争抢签约、圈地,似乎只相隔一夜。

云南曲靖市沾益县,播种季前,希美康公司董事长方华荣亲自来到炎方乡等地对160户农户喊话:“2019年将是希美康公司发展的关键一年,公司计划2019年进军新领域——发展工业大麻种植。160户家庭农场主将在银杏种植的基础上再以工业大麻的种植大大增加收入渠道。”

汉麻集团在云南的工业大麻种植区域

希美康是在今年1月24日获批的种植许可证,获批种植面积5000亩,采用云麻7号种子。它也是康恩贝集团下属二级子公司,另外两家兄弟公司泸西?祷衽5000亩、希诺康获批1.4万亩。

于是,2019年康恩贝一家就为工业大麻圈下了2.4万亩,超过2018年全云南的种植面积?刀鞅雌煜掠屑以菩由锟萍,希望通过现有生产线改造获得加工许可,目前进展是收到了当地公安局的申请批复函,暂未获得正式加工许可。

不只是康恩贝,工业大麻种植环节“遍地开花”——1月,顺灏股份子公司收到曲靖沾益颁发的种植许可证;2月,龙津药业干脆以自有资金不超过1500万元,对云南牧亚农业科技 有限公司增资,占股51%,成为牧亚控股股东。云南牧亚成立于2016年,正是李琳婧的翰谷生物委托种植的企业,牧亚2018年种了超过 3000亩,2019年规划种植面积超过1万亩;方盛制药和云南会泽县政府签了合作框架协议,未来8年投资10亿元,在会泽建立中药材、工业大麻种植基地和深加工基地……

类似上述公司的种植牌照,在云南有40多张;更难得的是花叶加工牌照,备受资本市场追捧。2018年-2019年潮涌一般的合作请求,涌向了同一家公司——汉麻集团。

疯狂CBD,疯狂合作者

晶体CBD,不同萃取工艺及溶液种类影响纯度

一年里,谭昕可能要飞个百十次,以前是为找投资,现在是因为各种合作、行业活动邀请。谭昕是汉麻投资集团董事长,国内工业大麻领域唯一的全产业链企业。这几个月,他经历了更魔幻的起起伏伏。

汉麻集团并未登陆资本市场,大股东为汉众企业管理集团有限公司,股东是张可和程喜,程是谭昕的夫人。谭昕是湖南人,外交官家庭出身,参过军、留过学,早年做过大麻纤维的生意,给部队供应服装原料,这种纤维有天然的抑菌效果。张可和谭昕现在的工业大麻生意要从2015年算起,他们看中的是CBD在药品、保健品和食品等领域的应用。

对于工业大麻这一波儿行情,谭昕说:“早在三五年前我就说过,美国人把它叫做疯狂CBD,疯狂是什么意思?实际上就体现在资本市场上,那会儿大家都已经有认知了。实际上这一轮就是(延迟)反映到中国来了。”

疯狂的行业里,谭昕说他其实很谨慎、风险偏好很低。汉麻集团在2016年建立了工业大麻生物萃取分离基地——云南汉素生物,可以萃取包括油状和晶体状CBD及其他十三种成分。汉素生物2016年、2017年营业收入(未经审计)分别为493.95万元、4718.05 万元,净利润分别为-100.40 万元, 2028.15 万元。2018年上半年时,汉麻集团对汉素生物的净利润承诺是2018年和2019年分别不低于3900万元和5000万元。

汉麻、汉素、汉盟,它们频繁出现在一系列公司的合作名单上。汉盟是第二期工业大麻加工项目,2018年9月拿到了当地公安部门的前置审批,待完成厂房基建、设备安装并获批正式的花叶加工许可后,预计可以在2019 年年底投产。银河生物、美瑞健康分别入股了汉素生物;诚志股份通过增资,成为汉盟的控股股东;顺灏股份旗下的绿馨电子,和汉素成立合资公司汉馨电子……

谭昕两年前谈不成的合作,在近期公司估值翻了几十倍后,能谈成了。“这样后悔的例子很多。但是他们认为现在这个时间能向股民(股东)交代了,关于(工业大麻)合法性的问题。这个阶段即使贵也还是要投的,他们有他们的考虑。”

高频词的曝光让汉麻名声大噪,也给管理层不少压力,类似“一女二嫁”的评论,让谭昕有点儿受伤。“其实这一轮这么多上市公司跟我们合作,说句心里话,我们没有变现去套钱走人,是在某个产业里头去做事了。”规划中,汉麻多元化的版图,需要合作伙伴一起实现。

育种和种植方面,汉麻投资设立了云南素麻生物和黑龙江汉正火麻两家公司。医用CBD高含量品种“汉麻一号”已经进入繁种阶段。提取方面有云南汉素;大麻素药物研究有汉义生物;消费品方面,公司是与加拿大BlueSky公司签署了合资协议,合资研发销售宠物保健品等。汉麻以提取技术作价,入股美国KRB 公司。在内华达投资建设的提取工厂预计2019年可以投产。

谭昕说:“这株植物它的应用场景太多了,但是最终我不会放弃的是生物制药这块,其他的我会分享给大家一起去做。我们已经从工业大麻里提取十几种单一化合物了,它们各有千秋。”

汉麻最接近商业化的生物制药产品是抗癫痫中药新药“大麻多酚片”,项目在北京市科委“十病十药”重大制药研发课题中立项。国际市场上,CBD成分抗癫痫也是重要医药用途。

2018年6月,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了GW制药公司生产的药物Epidiolex,用于治疗两岁以上儿童罕见癫痫。↙ennox-Gastaut综合症和Draview综合症)。Epidiolex是含有高纯度CBD的口服液,该药物只含有微量的精神活性元素THC,不会让使用者出现情绪兴奋的状态,这是第一批含有大麻成分的药物获准用于医疗领域。

风从海外来,中国仍“亢奋”

何霆是在2015年底和家人到美国的,在那之前一直在国内从事金融行业。2017年内华达州可以合法种植THC含量高的大麻后,何霆从别人手里收购了四张牌照,开始建工厂自己种植,以提取THC;CBD则是通过购买原料的方式,把它加工成能面向市场的成品。

2018年12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2018年《农业法案》上签字,将THC含量低于0.3%的大麻从"受控物质法”中删除,全美范围内工业大麻全面合法化。截至2019年2月,医用大麻在美国33个州合法化,其中10个州还宣布休闲大麻合法化。

2018年,前重量级拳王泰森(Mike Tyson)也有了新身份——加州大麻企业家。农场在加州爱德华兹空军基地(Edwards Air Force Base)附近,这里不只是种植大麻,还包括食品工厂和萃取设施,研究如何提升大麻作为药物的效用。农场占地约40英亩,这里的护卫工作由退伍军人组成。California City市长Jennifer Wood也来了,说感谢泰森对社区的承诺,这一投资将为有需要的人提供医用大麻,为居民带来税收、工作和收入。

拳王泰森要种大麻

在美国,工业大麻种子CBD含量平均为6%左右,最高的州可达到11%,15磅的工业大麻原料能提取到1磅CBD。对比之下,中国种子CBD含量较高的在大约1.3%,平均值在1%。

但在中国政策环境下,CBD含量问题得综合考量,因为工业大麻THC值均须低于0.3%,而CBD是THC的同分异构体,含量有相关性。最新的品种改进是2018年9月,云南农业科学院经济作物研究所完成了全雌品种选育,在嵩明科研基地种植了5亩,雌麻率98%以上,CBD含量达2.09%,THC含量仅为0.14%,花叶产量较雌雄异株增加22%以上。

美国对CBD的需求逐年上升,CBD在美国和加拿大的运用非常广泛,有CBD的油、糖、食品、药品等产品,特殊用途的化妆品等。在云南,从种植到加工提取成95%CBD含量的产品,成本约在3500-4000美元/公斤;美国能低40%左右。

2017-2018年,全美工业大麻分布在19个州,其中产量最大的是科罗拉多州、肯塔基、佛吉尼亚等;工业大麻70%会用来提取CBD,20%用来收割种子,剩下10%会用作工业纤维。

2018年全球已有美国、阿根廷、澳大利亚、奥地利、智利等35个国家将医用大麻全面合法化,英国、法国、比利时、新西兰等9个国家部分医用大麻药物合法化。联合国麻醉药品委员会还将讨论将不超过0.2%THC的纯CBD和CBD制剂,不以任何方式列入国际药物管制公约,这有望推动全球工业大麻的合法化。据CBD市场研究公司Brightfield Group预计,全球CBD产业的价值在2019年将达到57亿美元,到2022年将达到 220 亿美元。

中国市场因为去年底至今年初兴起的工业大麻概念股,目前还处于“亢奋”状态。对比之下,美国市场去年一系列 IPO、炒作后,市场情绪逐渐回归平静。

Canopy Growth Corporation是家多元化大麻公司,提供不同品牌的干燥大麻、大麻提取物、软胶囊产品。公司2014年在多伦多证券交易所上市,是北美第一家公开上市交易的大麻公司;2018年5月又登陆纽约证券交易所。它是第一个与财富500强饮料供应商建立战略合作关系的公司;2018前3季度已经实现10078万美元收入,但受成本上涨,亏损26727万美元。

大洋彼岸的中国,这家企业让“远亲”华致酒行懵懂中收获了涨停,只因为美国酒业巨头星座集团投资了Canopy Growth以开发大麻素饮料,而华致酒行代理了星座集团的一款酒。

北京pk10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