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马来西亚:四川姑娘赵虹运毒案

  来源:北青网  发布时间:2018-06-07 20:45:00
  那时赵虹刚经历一次过堂,被暂时收监在大牢房里。牢房睡觉分两边,“一边二十来人,一边七八个人。”赵虹在七八个人那一边。她看了一眼刚进去的秦雪,招呼她睡在稍微宽裕的一边。

  在监狱里,上佛教课是赵虹为数不多的寄托。她信了佛,开始吃斋,把饭菜里的肉都让给了秦雪。

  “她算很坚强的了,要是我呆那么久,肯定坚持不下来。”秦雪说。在监狱里,赵虹努力对抗着无所事事的消磨,她学习、拜佛,也跟人聊天,还唱歌。

  三周后,秦雪从监狱里出来,跟赵虹的父亲取得了联系:“她在这边的事情我负责了。”

  根据规定,秦雪出狱半年之内不能再回到监狱,她就找人每周去探监赵虹。书是唯一可以从监狱外递进去的东西,赵虹经常让她送小说进去。秦雪提过几次想要给赵虹买贵一点的“监狱套餐”,赵虹拒绝了。

  等待庭上发言

  根据马来西亚的审判程序,先是由控方举证,之后是辩方律师进行质询和反驳。当所有的控方证人过完堂,法官会凭现有证据对案件作出裁决:如果证据成立,必须让嫌疑人出庭进行解释。

  6月1日,到场的拿兰星和赵子珊商量后决定,先让控方过完最后两个证人,具体律师质询则延期到7月。

  上午十点,控方最后两名证人坐在了证人席上,旁边还放着赵虹入关时的箱子。被发现藏有毒品的,则是十五个长约30厘米、宽约20厘米的手包,商标都还没有摘掉——对于赵虹来讲,这是个微弱的优势。冯吉详和拿兰星均指出,对于她的辩护策略,只能从当事人不知情这点下手。

  控方的其中一位证人是机场执法办公室的官员,他在回答法官提问时表示,是在早上5、6点钟从赵虹的行李里搜到了毒品,当时在场的还有五名属下。

  在法官要求下,这名证人当场指认了赵虹所携带的山寨YSL手包。他表示,在每一个包的夹层中,都搜出了晶状毒品。

  最后,检控官向法院呈上赵虹来马来西亚时乘坐的机票、控方与赵虹在国内经过的机场以及航空公司的书信往来。并提交了新的证据——赵虹与love、梁小倩的聊天记录。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北京pk10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