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大连沙河口区张释文:我不想被贴上“抗争的企业家”标签

  来源:后窗 王丹妮    发布时间:2018-12-21 16:25:00

  《我住进了全世界最拥挤的群租房》被疯狂转发的那天,作者张释文默默地在后台删掉了这篇推送文章。他从没想过,一篇不到 5000 字的文章会引起这么强烈的震荡,甚至再次给自己招来麻烦。

2018 年 12 月 17 日,文章推送后不到 24 小时,大连市看守所就通过他姐姐告知他,警方再次传唤他,朋友捎话让他做好最坏的打算。

虽然嘴上安慰着家人自己什么都经历过没什么好怕的,但去看守所报到前的那晚,离开看守所刚满十天的张释文几乎没有睡着。房间里暖气很足,他又把空调开到 29 度,仍然冷得发抖。

与此同时,微信公众号后台的留言数量持续增加,无数个来自陌生号码的短信和电话涌进张释文的手机。张释文不希望自己像祥林嫂一样反复讲述自己在看守所的生活,更不想被贴上“抗争的民营企业家”的标签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然而,看守所21天的“规训与惩罚”明显在他身上产生作用,回家后,他开始对正常生活产生适应上的陌生感。张释文自认,只是一个正当且普通的商人。究竟做错了什么以至于给自己和亲友带来这样的伤害,他至今没有想明白。

2018 年 11 月 8 日,大连市沙河口区警方认为张释文名下的某技术开发公司于 2015 年收到的一张价值五十万元的普通发票,涉嫌虚增成本、偷税漏税。11 月 15 日,张释文前往分局经济侦查大队解释情况,当日,警方以涉嫌虚开发票罪将他刑事拘留,随后被关押 21 天。

12 月 5 日,大连市检察院出具不予批捕通知后,张释文获得取保候审。12 月 16 日,因为一篇记录看守所生活的微信文章,张释文被大连市看守所传唤,并遭到警告。

2018 年 12 月 20 日,张释文向搜狐号《后窗》详述了自己对涉嫌“虚开发票罪”的解释,被刑事拘留的过程,以及 21 天监禁生活给他和家人的身心造成的伤害。

等待他的,依然是漫长的未知。

以下是张释文的口述:

“床头的开关我也能玩很久,能够在全黑的环境里入睡简直算得上奢侈”

12 月 18 日早上五点半,醒来,我心里想着即将到来的二次传唤,怎么也睡不着。

我特意在一家名叫“早点来”的快餐店点了份早餐外卖,11 月 15 日,被传唤到大连市看守所的那天早上也是在这家吃的。那顿早餐之后,我在看守所里经历了刻骨铭心的 21 天,而这次再去,我预估,很有可能就回不来了。

因此,去之前我想吃得饱饱的,光粥我就点了三种:一碗小米粥、一碗山药红枣粥、一碗香菇青菜粥,还有大饼和包子,共花了二十多块钱。

我在心里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一位熟悉公安系统的朋友捎话给我,昨天那篇名为《我住进了全世界最拥挤的群租房》的微信文章几乎把整个系统的人都得罪光了。

我没想到,这篇文章会造成那么大的影响,更不是要激怒这些工作人员。

12 月 16 日晚上,我在这个只有 80 多位关注者的公众号写下了自己在看守所里的经历,只是想统一地告诉身边的亲人好友,失联近一个月的我一切安好。至今,我的手机还被扣在看守所,微信里上千个好友跟我切断了联系。12 月 5 日被释放后的十天里,我办理了一个新号,捧着一部 3.5 寸的旧 iphone 4 手机逐一回复着朋友们的询问。出来后的第三天,手机里的未读信息达到了三四百条,我也不知道他们是谁,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现在的处境。

[1] [2] [3] [4] [5]  下一页

北京pk10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