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上海:美籍华人医生郭桥采购、接种进口正品疫苗获销售假药罪 一审判刑7年罚金200万元

  来源:马肃平    发布时间:2018-07-30 12:16:00

     疫苗版“药神”真相:断供整三年,海外购药遭重判

2018年4月25日,全国预防接种日,重庆,正在接种疫苗的儿童。(视觉中国/图) 

律师:“既不是无私无畏的药神,也不是十恶不赦的药魔。”

郭桥:“我从没意识到这是违法行为,以为只是越位了。”

疫苗研发者:“案值巨大、情节严重,我觉得法院在允许的范围内已经从轻处理了。”

检察院:“大量采购、销售进口疫苗,主观恶性较深,非法销售的药品又是疫苗针剂,依法应予严厉处罚。同时,考虑到销售的疫苗未发现直接的损害结果,13价肺炎疫苗已在国内获批上市,酌情从轻处罚。”

年过六旬的美籍华人医生郭桥(又名“郭雨桥”),一夜之间成了现实版的《我不是药神》。

2018年1月5日,这位上海美华丁香妇儿门诊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华门诊部)的法定代表人,因决定采购、销售和接种未经国家药监等部门批准进口、未经依法检验的1.3万支疫苗,被以销售假药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7年,并处罚金200万元。其他三名参与疫苗销售的涉案人员也因相同罪名,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4到6年不等,并处以罚金。

国外进口“假药”、销售、判刑……相似的情节,让公众很快联想到热映的《我不是药神》。但郭桥案和陆勇案又有太多不同,数额巨大,且通过诊所销售,有完善的购买、销售、使用途径……

郭桥被判刑,在医药圈内引发不小的争议。质疑者称,走私药品,且翻倍加价牟取暴利,绝不是什么“药神”。

同情者亦有之。“有关部门应该考虑疫苗断供给孩子们带来的问题。这是一种不得已而为之的行为,也有相关部门不作为的客观因素。”儿科专家张思莱在微博上表示。

2018年6月27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审理此案。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目前辩护人已建议上海高院二审法庭再次安排开庭,对上诉人提交的证据进行庭审质证。

1

明星疫苗断供

“既不是无私无畏的药神,也不是十恶不赦的药魔。”郭桥的辩护律师童明友不赞成将他比拟药神电影或原型陆勇。他提醒南方周末记者注意案件的特殊背景——疫苗断供。

2008年,惠氏公司(后与辉瑞公司合并)的7价肺炎球菌结合疫苗(以下简称“7价肺炎疫苗”)“沛儿”在中国上市,成为当时国内唯一可用于2岁以下婴幼儿的肺炎疫苗,全程接种四针需要3400元。价格虽贵,但许多家长还是一拥而上。

“沛儿”是辉瑞产品线上的重要一环,甚至由于市场表现太过抢眼而被称为“利润奶牛”。医药市场调研机构Evaluate Pharma曾发布报告预测称,2014年至2020年,辉瑞13价肺炎疫苗的销售将以5%的年复合增长率增长,到2020年达到58.3亿美元的销售额。2015年11月,无国界医生组织的志愿者在美国辉瑞制药公司总部外,堆砌1700万美元的假币,抗议疫苗价格过高,特别是肺炎疫苗,“肺炎疫苗是世界销量最好的疫苗,辉瑞每天可以因此赚取超过1700万美元”。

在北上广等大城市,“沛儿”也是“明星产品”。2014年,该疫苗的全国批签发数量为120万支,但新生儿数量只占全国1.5%的上海,该疫苗使用量达全国的5.4%。

2013年5月,7价肺炎疫苗的进口药品注册证到期,但新申请未被通过,疫苗进口中断。

[1] [2] [3] [4]  下一页

北京pk10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