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大学生官僚化:中山大学学生会任免百名高级干部

  来源:江玉楼    发布时间:2018-07-19 18:20:00

    近日,一份中山大学学生会的干部任免名单引起热议。在这份正式而严肃的名单上,按照秘书机构、组成部门、办事机构三个层级,列举了两百多个学生会干部岗位。在前两个层级中,还注明了副职等同“正部长级”等标示,俨然一副小官场的“备份”。

       同时被传播的还有中山大学第44届学生会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本次会议的报道规格和行文方式也像极了政府形式:听取学生会主席作报告,这位主席提出了学生会综改三步走战略,常委会并与会学生集体讨论,团委副书记作总结讲话,然后照例是“胜利闭幕”。

       这个会议和这份名单的流行,几乎是在惊叹和嘲笑中传播的。人们惊叹的是,学生会在模仿官僚化那一套上浑然天成,一点儿也不走样,严丝合缝地做着小小官僚的模样。嘲笑的则是,一个以自由思想为理性基础的大学,从学生会这个侧面,暴露了它行政化、官僚化的底色。

       从舆论发生学的原理上看,中大学生会的干部名单之所以被聚焦,与它此前发生的一系列公共事件有关,比如关闭校园禁止车辆进入,禁止学生和观光客踏足大草坪,驱赶校园内驻守几十年的小贩,在北门广场摆花挤压市民活动空间,学生维权时不见学生会踪影等等。

       在上述全体会议中,学生会主席某某同学说,“学生会应当联系服务全体同学,从服务全体同学出发”。联系中山大学近两年发生的那些大事件,每一件都关系到全体学生的权益,或者由个案映射到全体学生,但没看到学生会在支持学生,可见学生会主席的“初心”很虚伪。

       当然,学生会不去维护学生权益,不能成为大学和学生之间有益互动的桥梁,反过来成为校方某些压迫性政策干预学生的“帮手”,这种事不独中山大学有,其他高校的学生会或深或浅地都充当这种角色。但以学生社团的名义粗暴代表学生、冷漠对待学生权益的,中大似乎做得更显著。

    (中山大学第四十四届学生会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 来源:中山大学学生会官方微信)

       学生会成为一个争权夺利的名利场,在任免名单的括号备注中可见一斑。小小学生会里机构齐全,对外对内、学术体育无所不包,每人都能分得一个头衔,而有的副职还特别强调能享受正职待遇。只是不知道这种正职待遇是有利于留校?有利于保研还是有利于踏上学校的行政阶梯?

       公众对今日很多大学的立场,早已从尊重转变为蔑视。有关大学的公众形象和治理方式,社会也渐渐不得不从“教授治校、学生自治”的梦中醒来,不少高校被贴上了“行政化、官僚化”标签,尤其是官僚化最受批评,中大学生会为这种批评供应了最鲜活的注脚。

       在最近一系列涉及大学老师性骚扰的丑闻中,我们看见了大学官僚化深刻地影响到这类丑闻的处理方式,那就是息事宁人,受害学生的权益得不到尊重,犯事的老师很容易被轻轻放过。举报走不出校园,证明了像中大学生会这样的机构,除了让少数官迷学生狗苟蝇营,没表现出太多价值。

       学生会不能真正代表学生去争取正当权益,沦为高校行政化的傀儡,是一种相当普遍的现象。一个行政化浓烈的大学,自然也培育不出独立自主的学生会。我们并不是要在鸡蛋里挑骨头,只是看到“学生官”在模仿官场方面用力太猛,学生自治固然很难,但学生会如此不自知地乐在其中,也很令人遗憾。

北京pk10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