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江苏滨海县:耿万喜“3万元诈骗案”32年后被改判无罪

  来源:新京报    发布时间:2018-07-17 04:13:00

     耿万喜“诈骗案” 32年后最高法改判无罪

      因周转资金贩卖橘子获刑;为最高法第三巡回法庭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的第一起刑事再审案件

点击进入下一页

  耿万喜向记者展示申诉材料。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高敏

  2018年6月5日下午2点半,位于南京市浦珠北路的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下称“三巡”)全程直播了耿万喜诈骗案再审开庭。申诉人耿万喜穿着灰白色的外套和衬衣参加了庭审。两个多小时后,他被审判长宣判无罪。

  1986年10月7日,耿万喜因犯诈骗罪被江苏省盐城市滨海县法院判处有期徒刑5年;上诉后,盐城市中级法院维持原判。

  如今,68岁的耿万喜头发灰白。耿案是三巡自2016年12月正式挂牌以来,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的第一起刑事再审案件。

  而在耿案再审宣判的前后两周内,物美集团创始人张文中诈骗、单位行贿、挪用资金案再审,并由最高法院宣判无罪;科龙电器原董事长顾雏军等人虚报注册资本,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挪用资金案在最高法院第一巡回法庭再审开庭。

  宣判当天,耿万喜就从三巡所在的南京回到滨海。一进家门,他就痛痛快快洗了个澡,“想把以前的误解全部洗清,整个人都轻松了。”

点击进入下一页

  耿万喜位于滨海的家。被宣告无罪后,耿万喜回家痛痛快快洗了个澡。

  “利用别人的资金做生意”

  1982年,民营经济正就着改革开放的浪潮渐渐兴起。32岁的耿万喜赶上了这波潮流,在滨海老家开了一家“东平货铺”,零售水果烟酒和日用品;跗躺夂芎,最多时一个月能赚300元。

  到阜宁县进货时,耿万喜结识了阜宁县综合贸易服务部(下称“阜宁服务部”)经理田兵。田兵看中耿万喜的生意头脑和人脉,邀耿到阜宁服务部做副经理兼会计,耿万喜应允了,将东平货铺交给二弟耿万元经营,也偶尔照顾着小店的生意。

  1985年,阜宁服务部、东平货铺分别与四川省江津县果品公司(下称“江津果品”)签订了橘子订购合同,各购50吨,价款各3万。耿万喜称,以东平货铺名义订购的50吨,实际也是为阜宁服务部买的。“因为当年一家公司只能获批一节火车皮。要想运100吨橘子,需要两节。”

  为进一步了解相关事实,新京报记者联系到田兵,但田兵婉拒了采访。

  1985年10月17日,阜宁服务部把借到的3万元打给江津果品,当作50吨橘子的货款。田兵、耿万喜本打算卖完这批再付剩下的3万,另外50吨橘子也等到那时再拿货。但一个意外的机会,让他们又“找到”了3万元。

  当年10月下旬,田兵与阜宁服务部业务员、耿万喜的三弟耿万山前往四川买货时发现,江津果品的橘子罐头也很便宜。耿万喜听说后,将消息透露给曾多次合作的滨海县土产果品公司(下称“滨海土产”)。后者决定请阜宁服务部帮忙,从江津果品代购3万元的橘子罐头,并把货款直接打给了江津果品。

  与此同时,滨海土产还给耿万喜开出两张空白介绍信,由他寄给了在江津的田兵、耿万山。在耿万喜的授意下,田兵、耿万山填写介绍信时称滨海土产的3万元是要购买橘子,而非橘子罐头。二人还打算在滨海土产不知情的情况下,为橘子罐头办理托收。

  上世纪80年代,托收是国企才能享受的结算特权:可在收到货物的两周内付款。耿万喜心里打了个小算盘,计划利用这个时间差,先用滨海土产的本金买橘子,然后迅速卖掉,再用卖橘子的钱支付橘子罐头的货款。

  但滨海土产的货款汇出后,橘子罐头却涨价了,且供不应求。滨海土产得知后决定“不要了”,要求耿万喜等人退钱。

  此时的耿万喜仍心存侥幸。结合橘子的运输、销售时间以及低温是否会把橘子冻坏等因素,他定下了一个时间点:11月20日。如果此前把橘子发回江苏,3万元仍可利用;如果不行,就给滨海土产退钱。

  但由于当时四川控制橘子销售,阜宁服务部与东平货铺均只能购买到原计划一半的橘子,加上天气原因,橘子烂得严重,耿万山将东平货铺的橘子押到火车站后,发现烂得严重就决定不发该货,导致生意亏本。3万元也没退回来,滨海土产开始向阜宁服务部催收欠款。

[1] [2] [3]  下一页

北京pk10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