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吉林四平铁西区:农民遭强拆获赔700万 开发商边付款边报诈骗案

  来源:北京青年报    发布时间:2018-06-21 11:33:00

   (原标题:“市里”督办的诈骗案:检方建议发回重审,法院照判 | 深度报道)

2015年4月28日,时任四平市委书记刘喜杰(右二)、副市长王宇(左一)等视察“华宇城”在建项目,华宇集团董事长赵洪新(右一)陪同。刘喜杰、王宇已先后落马。(图片来自吉林省华宇集团有限公司官网)

吉林省四平市铁西区一块8.1亩的耕地,农民芦广林家种了30多年,尽管承包合同上白纸黑字,还盖了村委会的公章,法院两审认定芦家无合法承包权,芦家长子芦志钢还面临12年牢狱之灾。

案件导火索是一起暴力强拆事件。2015年10月3日凌晨,强拆队扒烂芦家的农用建筑物,砸坏私家车。芦志钢报案后,警方调查无果,芦家人诉诸信访。此后,在警方主持调解下,芦志钢与未取得用地手续、也无征收资质的开发商华宇集团达成协议,后者支付拆迁补偿费等共计700万元,芦志钢同日签订息访协议,但付完款当天,华宇集团即报案称被诈骗,此案被当时的市领导“督办”。

诈骗案的侦办比强拆案顺利得多,但自始就存争议。警方起初以“诈骗罪”报请批捕,检察院未批,后来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批捕,公诉时又改为“合同诈骗罪”。芦志钢本人及其律师始终作无罪辩护。

一审,铁西区法院认定芦志钢构成合同诈骗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2年。而在二审法庭上出现这样一幕:检方改口,明确指出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建议发回重审,而四平中院未采纳该意见,终审裁定维持原判。

强拆队深夜扒房打砸

强拆发生在2015年10月3日凌晨1时许,被拆的芦广林家位于四平市铁西区平西乡海丰村四组。

在监控拍不到的地方,勾机扒烂了养鸽房,数百只受惊的鸽子飞向夜空。从被捣毁的鸽房豁口处,不明身份的男子鱼贯而入。入侵者进入芦家大院后,监控拍下一群晃动的人影,有人打着手电,有人拿着棍棒。

在强拆打破家园的宁静之前,芦家人一直安安稳稳居住海丰村。这里住着芦广林及其长子芦志钢、二女儿芦艳霞等5户14口人。

芦艳霞介绍,自1983年起,芦家就从村里承包了12.1亩地。地分两块,一块是4亩的前菜地,另一块是8.1亩的后大地。2002年,4亩的前菜地因国税局盖楼项目被征收,此后芦家只剩下8.1亩地,过去这块地只种玉米,后来陆续盖起生活住房、农用建筑物、葡萄园大棚、养菌房、养鸽房等,整个地块用围墙围了起来,还安了监控。

围墙和监控的主要功能是防范外人。后大地及附近地块,早就被开发商看中。在芦家遇拆之前,邻近村民有不少户遭遇强拆,被逼坐到谈判桌前,从开发商那里拿了一笔补偿后迁往他处。

“那段时间人心惶惶,指不定就把谁家拆了,我们睡觉都打着灯,”芦艳霞说,强拆有个规律,都是先断电再动手,所以家里装了应急备用电源和特制的报警灯,“灯一灭就叫唤,把人吵醒。”

那天晚上,芦家人被报警灯惊醒。芦广林时年67岁,查出脑梗20多年,糖尿病等诸病缠身,一直卧床,妻子宗桂芹贴身照料他。宗桂芹回忆,那晚停电后,屋里陷入一团漆黑,家里人启用应急电源,监控恢复运转。从监控画面里,他们发现强拆队的人影,院子里还响起了炮仗声。“我老伴在坑上睡觉的,我转身一看,不知道咋回事,他咕噜咕噜就掉地上了。原来他挪着还能走的,这一摔就半身不遂了,吃喝拉撒都要人管。”

通过监控和现场观察,芦家人发现,参与强拆的有两台勾机,还有100多个男子,有的拿着棍棒、镐把,有的拿着砍刀。芦志钢立即拨打110报警。平西乡派出所出具的报警回执显示,芦志钢以口头方式报案,称其遭遇非法强拆,被拆房屋价值192万元,200多只种鸽价值6万元,共计198万元。

[1] [2] [3] [4] [5]  下一页

北京pk10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