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陕西彬县冬天砍果树夏天铲小麦 打伤村民强征地

  来源:中广网    发布时间:2012-06-11 09:55:00

  夏收临近,但陕西省咸阳市彬县义门镇的农民王校凤却无法体会丰收的快乐。就在半月前,突如其来的铲车开进王校凤一家的农田里,如今6亩地上只留下巨大的车辙印和零星倒在地上就快成熟的小麦。

  眼看一家四口的口粮没了着落,王校凤不禁哽咽:"还有一个月就该收麦子了,掌柜的(丈夫)在外打工,他回来我怎么交代?"

  在义门镇罗店村、南玉子村,还有十几户村民和王校凤有同样的遭遇。彬县尚未获得征地批文,就以彬县农产品加工园区路网施工的名义,把村民土地上的小麦和玉米铲倒。

  铲地毁田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陕西省彬县在尚未通过征地审批的情况下,启动农产品加工园区征地工作,规划占地面积1.18平方公里(合1770亩),涉及义门镇中堡子村、南玉子村、豆家湾村和罗店村四个村。

  为征地合法性和安置补偿问题,村民多次与县政府交涉,希望看到上级政府审批文件。没想到交涉未果,自家小麦却强行被铲。

  5月29日,记者在罗店村和南玉子村看到,农产品加工园区规划的5条道路上的小麦大部分已被铲倒,一些工程测绘人员正在现场勘察,为路网施工做准备。

  看到记者前来,20多名过路村民纷纷围了上来,他们告诉记者,5月18日,大约400到500名县、镇政府工作人员带大型铲车、警车和救护车来到村口,强行推倒即将成熟的小麦。有村民当天看到,彬县副县长景群峰在现场指挥征地。

  村民向记者提供的18日拍摄的照片显示,村口公路上停有多辆印有"公安"字样的警车,还有大型铲车。有多名身着警服和迷彩服的男子在现场驱散试图冲入麦地的村民,双方有冲突推搡情况并有村民倒地的画面。

  南玉子村村民徐烈年现年52岁,他的儿子徐江龙就是在这场铲地事件中受伤住院。按徐烈年的说法,儿子头部和大腿有刀伤,分别缝了3针和4针。

  记者在彬县县医院骨科三楼病房见到躺在病床上的徐江龙。25岁的徐江龙在长武县开挖掘机为生。18日当天,徐江龙听同村村民说有人开铲车在地里铲小麦,急忙来到自家地头查看,随后与铲地人员发生冲突。

  徐江龙说,几名身着迷彩服的男子把他从铲车附近抬走,扔到一旁的道路上,对他拳打脚踢,然后将他抬上救护车。徐江龙在整个过程中失去意识,直到医院才发现自己大腿流血,头部受伤。

  与徐江龙一同在医院接受治疗的还有当天在现场受伤的3名女性村民。

  征地伤农

  事实上,这已不是彬县第一次以这种粗暴的方式征地。

  去年12月15日,记者曾来到南玉子村,当时公路两旁田里套种的成片果树被伐倒,横七竖八地"躺"在地里。直到今天,这些果树的树根还留在地里。

  罗店村村民席捉稳说,去年村里曾经召开过全体村民大会,说县里下通知要征地。虽然席捉稳对征地感到很不情愿,但在去年11月1日,村委会通知登记土地面积和地面附着物时,由于担心把他家的耕地面积登记少了,他最后还是在登记表上签了字。没想到,第二天他刚从外面回到家,就有村民告诉他,镇干部带人把他家地里的梨树都砍倒了。

  如今,相似的一幕再次重演。席捉稳告诉记者,80%的村民并不同意征地,原因是县政府并没有就征地后的村民安置和后续生活保障与村民展开协商。而在这次强铲小麦前,镇政府原本表示会等村民收完这季麦田再商议征地施工事宜,但村民没想到最终还是没有保住辛苦耕种半年的小麦。

  去年果树被砍后,大部分村民今年2月收到了"土地附属物补偿款",但多数村民对补偿的数额并不满意。而县政府承诺每亩6.4万元的征地补偿款现已发放到村民代表手中,但由于对分发方案存有异议,尚未开始向村民下发。此次铲倒村民小麦之前,县政府也没有对青苗补偿给出说法。

  一些村民指出,按征地程序,应在征地补偿款全部发放完毕后才能进行土地征收工作。

  对于村民土地被征收后的生活保障,县政府初步决定在征地后将村民纳入低保,每月每人能够获得80元的低保金,另外还有每年100元的取暖费等其他补贴。村民担心,失去土地之后,仅靠低保维持,生活会更加拮据。

  对于村民而言,政府征地发展工业并非坏事,但失地后的生活保障直接关系到生存问题。义门镇几个村子的大量村民没有相关学历,在外地打工很难获得机会。一些村干部曾经向记者表示,征了农民的地等于"砸了农民的饭碗"。

  另外,一些村民担心,征地并不具备合法手续,属"未批先占"。县政府一直没有满足村民希望看上级政府审批文件的要求。  

北京pk10开奖直播